小城有所太和堂

中健網 >> 公益行 >> 我與中醫藥征文 >> 大眾投稿 2020年11月23日 中健網 張幸元
老家小城,廣府太和堂,和北京同仁堂、天津達仁堂有一樣的名氣。明、清時期,是中國北方,馳名的中醫藥老字號。特別,在北方的,安國中藥材市場,享有三家不齊不開市的影響力。那時,在中醫藥界,舉足輕重的地位,或可略見一斑。

  老家小城,廣府太和堂,和北京同仁堂、天津達仁堂有一樣的名氣。明、清時期,是中國北方,馳名的中醫藥老字號。特別,在北方的,安國中藥材市場,享有三家不齊不開市的影響力。那時,在中醫藥界,舉足輕重的地位,或可略見一斑。

  印象中,廣府古城的太和堂,已是公私合營以后的事兒了。現如今,雖還留有,縮進巷子里的幾間藥房。其當年,寬敞的門面店,店前敞亮的廣場,雄踞府前口的氣勢,卻早已不再,令人嘆為扼腕。

  同是生意人,在同一條大街上,太和堂和毛張館子交往甚好,兩家人,自然就有了往來。我們家的館子,常年為太和堂留有包間。太和堂業務老客,店老板交際朋友,也就成了我們家的老客。以致多年之后,一次偶然邂逅,竟又擦出友誼火花。

  多年前,去南邊公干、出玩之際,閑言話語中,認識了一位,廣東普寧的老先生。據說,廣東普寧中藥材專業市場,與河北安國中藥材市場,好有一比,名氣大得很。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明、清時期,就是粵東,中藥材的集散地。老先生早年,在普寧中藥材專業市場上打拼,曾經是廣府太和堂的老客,自然,和毛張館子有緣。因此,打聽廣府老城,太和堂和毛張館子的境況。相隔幾十年,居然,旅途中,得見毛張館子后人,老先生激動的不得了、不得了。緣分,緣分。當真,極其微小的概率,彌足珍貴的偶遇。“桑麻千里,皆祖宗涵養之休。”內心里,愿彼此無恙。

  永年醫療衛生事業,沿革久遠。廣府老城,歷史上,作為府、縣所在地,醫藥、藥店城內遍布,且多有游醫、中醫散于民間。20世紀初(1935年,國民二十二年),西醫、西藥傳入廣府老城。新中國成立前,縣內個人開設診所38處,以中醫為主。明崇禎七年(1618年),河南溫縣陳家溝,陳步鄰來廣府永年老城,在西街道北(后改道南),開設“太和堂”中藥店。清同治八年(1869年),廣府李亦畬,在城內創建保嬰牛痘局。1935年冬,肥鄉縣趙寨村王守謙,從山西臨分,天主教醫院學習西醫,學成后,回來,到廣府城內屯市街,開設第一家西醫診所。

  王守謙在永年老城內,開辦第一個西醫診所,具有劃時代意義,標志著西醫藥,在永年大地上粉墨登場。此西醫診所,是天主教教產。

  十九世紀末,天主教傳入永年,一開始,沒有固定傳教場所,也沒有常住神甫,法國傳教人員,把廣府只是作為一年一度活動堂口,至1826年,法國神甫鄂白度,才在城內南倉門街(屯市街口往北)購得一處民宅,做教堂,歸屬獻縣教區的一個分堂。廣府教堂,始建于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至1948年,廣府教堂,有房屋228間,其中,兩層樓房8間。并分別開辦,男女高小學堂;有蘆葦地80畝,坑地90畝。”

  1938年初,金俊民在永年老城內,開設“永安診所”。1948年,王福州(安陽人)在永年老城內,東街建立“育民醫院”。此前,1946年,臨名關,城內南街,設有“三友兄弟醫院”,東街設有“民生久”藥店和“同濟醫院”。

  眾多的醫院、藥店中,永年較有名望的藥店有:廣府“太和堂”中藥店,“大生堂”藥店,臨名關“德豐成”藥店,南沿村“三元堂”藥店,故城“相述堂”藥店。

  由于當時,醫療院所,多集中于縣城或集鎮,加之設備簡陋,技術力量薄弱,諸多原因,廣大農村缺醫少藥,普通民眾看病難的狀況,難以得到廣泛保證。直到,新中國成立后,醫療衛生事業,在人民政府的關心下,迅速發展。醫療機構、醫療設備和技術力量,逐步得到增強和完善。農村醫療、防疫和保健事業,較為全面,迅速普及,偏僻農村群眾,缺醫少藥的狀況,有了極大改觀。

  永年廣府“太和堂”,是懷慶府,溫縣陳家溝,陳氏第十二世陳繼參,于明崇禎七年(1635年),在直隸省廣平府(現河北省邯鄲市永年區),西大街道北,創建“太和堂”藥店,門面三間。后在路南購買焦老慶市房一所,里外三段院,房屋三十余間,門臉三間。

  《永年縣志》與《永年縣衛生志》記載,有些文字、年代和人物上的差異,無妨大礙,謹記于此:

  《永年縣衛生志》記載:“1618年,明 崇禎八年,河南溫縣陳家溝陳步鄰務商來廣平府永年縣城內西街開設太和堂中藥點。經營南北地道藥材三百余年。生產膏、丹、丸、散四百余種。盛世不衰。”

  太和堂,以制造、經營中藥藥材為主,有自己獨特的傳家秘方,約有上千種,膏、丸、散、丹等,品牌藥400多種。比如:陳氏壯骨貼,用動物肢骨以及十種中藥材熬制,敷以狗皮,用以治療骨骼損傷、風濕等;九重香露,用七種中藥制成的藥酒,用以治療氣梗、胃阻、便秘等;痛風散,用十二種中藥焙制而成,專治婦女經血不調、產后出血、月間瘋等。秘藥的療效獨特,支撐和保證了,太和堂藥店的長盛不衰,聲名遠揚。

  太和堂的經典傳統秘方,一般由,陳氏正宗傳人掌管保存,不傳外人。因此,配制主要藥物時,密不外傳的幾味藥,都由掌柜親自添加。

  那時的藥店,家族管理,親和氣氛濃厚,掌柜跟伙計,都跟自家人似的。一年到頭,年臘月二十,太和堂,都要定制幾桌豐盛席面,在毛張館子,宴請店內伙計,鄉紳和老客。閃過新年,正月十六,在店后院,舉行拜祖儀式,祈愿新的一年,平安興旺,和氣生財。在我們店,一起吃迎新飯。鄉俗融融,親情濃郁。

  1956年1月1日,公私合營,和我們家“毛張館子”一樣,“太和堂”藥店自當其沖,并無例外。

  太和堂歸供銷合作社,作為供銷社的子弟,加上世交,小時候,到太和堂后院玩耍,就有了順理成章的特權。于是,去的久了,自然就濡染了些許草藥香。不經意間,對岐黃之道,了解一二;藥店術語,耳聞其詳。而了然于心的,是在一旁,觀聽老醫師,把脈問診時的喃喃自語,筆下蚯蚓樣的處方,默然記住了,“寸遲應短面熱風”的醫典箴言。以至于,日后,成了偏愛和煊噓的資本。

  那年,陪朋友去市里看醫生,醫專的一位副教授,相處的次數多了,也便成了朋友。既是朋友,稱師喚弟,言語無忌,免不了在一起,坐坐的機會就多了。推杯換盞間,閑聊起,時下很多人,無緣由的,掉頭發之事。隨口,我就說道:“發乃血之余也。”老教授聽之愕然。就著酒勁,我又來了段《草訣歌》:“寸遲應短面熱風,咽痛舌強氣填胸。當關脾熱中宮滿,尺滯紅痢不流通。”教授先生驚訝:“哪里學到的?乃永年高人也!”哈哈,我是高人?見笑!不過,倒是在朋友中,留下了一段,餐余酒后的佳話。

  “太和堂”藥店,自到廣府興業,至今, 歷任八位掌柜(經理、老板),分別是:陳繼參、陳毓雋、陳步麟、陳德瑚、陳備三、陳承五、陳萍、陳孝立 。 

  廣府太和堂,在小城,憑借過人的醫德醫技,懸壺濟世,惠及鄉梓,澤被一方。期間,另有一段傳世美談:成就了,一代太極宗師楊露禪!

本文關鍵信息:
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版權申明 | 隱私政策 | 推廣服務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中健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請勿復制及建立鏡像
亚洲成AV人在线视